www.bwin6099.com-bwin6099亚洲必赢-bwin最新登录网址
做最好的网站

草原雄鹰:战力碾压北宋的辽帝国军队

来源:https://www.loonglo.com 作者:军事 人气:55 发布时间:2019-06-24
摘要:契丹人的疆域东濒日本海、西抵阿尔泰山,幅员万里。而在帝国的力量辐射范围内又建立起堪比中原政权的东亚封贡体系,高丽、北宋、回纥、西夏等国家都不得不向耶律皇帝输诚纳贡

  契丹人的疆域东濒日本海、西抵阿尔泰山,幅员万里。而在帝国的力量辐射范围内又建立起堪比中原政权的东亚封贡体系,高丽、北宋、回纥、西夏等国家都不得不向耶律皇帝输诚纳贡。

  在对周边势力征服过程中,契丹人海纳百川,建立了一支战力碾压北宋、体系完备不输于唐朝的武装力量。

  在蒙古草原和大兴安岭森林的交界处,奔腾着两条大河--西拉木河和老哈河,她们被并称为契丹人的母亲河。生活在两河流域的契丹先民,过着渔猎采集逐水草而居的牧歌生活。

  “契丹”这一称谓为最早见于《魏书》。公元5-6世纪,契丹人仍然非常弱小。对外,他们受到高句丽、隋、突厥等地区强权的掠夺和奴役。对内,彼此分成大大小小近10个部落,混战不休。同时,他们还面临来自同一生态位的奚族部落的竞争。

  直到公元7世纪,契丹才正式成为一个政治实体。强横的唐王朝接收了东突厥汗国的遗产,为了方便管理新征服地区,在契丹人生活的土地上设置了松漠都督府。将原先依附于突厥的各个契丹部落,整合进统一框架,并钦定亲唐契丹贵族为当地特首。

  初步实现统一的契丹部落联盟,很快就迸发出了巨大的战斗力。公元696年,由于不满朝廷的苛捐杂税,松漠都督李尽忠发动了声势浩大的叛乱。在李尽忠的指挥下,契丹军队屡屡击败官军,洗劫了整个河北。后来,契丹又依附于后突厥汗国,长期与唐朝为敌。以至于唐玄宗都要采取和亲的方式,方消弭了来自契丹的敌意。

  在早期,契丹部落联盟实行全民皆兵制。盟主和各部首领都只是一些勇敢的武士,他们或许在部落会议上有很大的影响力。但首领并没有和部民建立明确的从属关系,部民可以追随任意一个受爱戴的首领。

  随着契丹社会的发展,不可避免地出现了贫富分化。公元8世纪,一些头脑和武艺同样出众的部落首领周围开始形成了私人扈从团体“挞马”。耶律阿保机建立帝国时,由于契丹的疆域扩大和战争形势的变化,他以自己原有私人扈从为核心,重组了粗糙的部落军制。

  按照和王室关系的亲疏远近,辽帝国的军队可以划分为四大类:禁军、部族军、汉军、属国军。

  公元907年,耶律阿保机夺取汗位。和所有蛮族系君主一样,他深感部落联盟的框架下,不能很好地实现个人意志。为了摆脱对部族军队的依赖,他从契丹各部及征服的奚、汉群体遴选健儿,组成“皮室军”。“皮室”通今天东北俚语“皮实”,在契丹语境下有“强壮”的意思。皮室军是皇帝的禁卫军,不仅承担着皇帝扈从的职责,也经常作为一支独立的野战军被派遣参加对宋人的战争。皮室军人数最多时,可达3万余人。辽国后期,皮室军的皇帝扈从职能让位给皇帝的宫卫军“斡鲁朵”。

  述律氏皇后的私人部曲属珊军也隶属皇室禁卫军之列。该军由皇后的宫分户丁组成,得名于“珍美如珊瑚”。属珊军人虽少于皮室军,但也拥有两万之众,这反映了辽国皇室早期内部存在微妙的平衡。属珊军曾参与辽国对室韦人的战争,建功殊多。遗憾的是,述律氏皇后辞世后,属珊军就被迅速解散了。

  部族军是地位次于禁卫军的武装,较为完整地保持了部落结构。他们是帝国地方上的主要军事力量之一,也是辽国历次对外战争的主体。部族军的来源除了契丹八部外,还有回纥、突厥、沙陀等数十个部落。部族军基本上都是骑兵,需要服从得到中央认可的酋长的指挥。酋长的身边也保留了自己的亲兵“私甲”,是部落里百里挑一的勇士。

  辽国的汉军也与部族军类似,是燕云16州主要的卫戍部队。山北八军是辽国收编的第一支成建制的“汉军”,实际上是由胡人和胡化汉儿组成的军队。承唐以来,华北北部就在一直吸纳来自草原方向的流亡者,中原政权经常雇佣他们作战,五代两支强军“银胡禄”和“银鞍契丹直”就来自这里。第二支投靠辽国的汉军是后唐北平王赵德钧的幽州兵,他们在晋安寨战役的向背直接导致后唐的灭亡。出于历史原因,皇帝对汉军有着很深的成见,即便他们在宋太宗北伐时表现出过人的忠诚。

  辽国的附庸也需要对宗主国承担一定的军事义务。根据历史记载,鼎盛时期的辽国拥有59个附属国和仆从部落。不过,契丹人不太重视这些日常反水的鱼腩。他们的作用可能除了壮大声势外,就是装点皇帝的宫廷。关于鼎盛时期的辽国总兵力,目前的权威专家大都认为在20万左右。只是这毫不妨碍当时被契丹人打得胆战心惊的北宋文人,将辽国总兵力夸张10倍不止,以至于影响了正史编纂。

  契丹人以弓马立国,骑兵的数量诚然非常庞大。但纯粹的骑兵部队显然不能适用强敌环伺、地形复杂的外部局势和多种战场。作为了受突厥和唐朝双重熏陶下成长的国家,辽国发展出一支以骑兵为主其他兵种一应俱全的国家暴力机器。

  隋唐之际,契丹部落联盟除了个别富有的贵族,几乎人人都是轻装骑射手。他们依赖一人数马的机动性,胜任长途奔袭、迂回包抄、警戒侦察的作战任务。这些轻装骑射手后来构成了辽国骑兵中数量最多的群体。可他们装备却参差不齐,许多人除了弓箭和刀枪,就身上穿着一见毛皮衣裳,这让他们缺乏与意志坚定的敌人进行正面较量的勇气。宋人把契丹骑射手称为“游骑”,他们在小群独立作战时鲜有胜迹。

  辽国骑兵真正的翘楚是那些人马具装的重骑兵。内蒙古敖汉旗博物馆收藏到了一副辽代残木棺,棺木右侧绘有使用了透视技法的“鹰军图”。图上骑兵14人骑马1人徒步,马均披铠,又有1人双手握住一杆绘有展翅雄鹰的大旗,故将此图命名为鹰军。契丹人爱鹰,取其凶猛快捷的特点,将自己的重骑兵部队命名为“铁鹞军”。在公元945年的白团村之战中,铁鹞军承担了最危险的作战任务,下马拔除了晋军设置的鹿角阵地,然后手持短兵器徒步突击晋军营地。

  虽然契丹骑兵可以偶尔兼职一下下马步兵,但常规步兵依旧辽国军队的重要一环。燕云汉儿组成的汉军是辽国步兵的主体,部分受征召的奚人、渤海人、女真人则组成了重装步弓手。辽国步兵是骑兵的辅助,他们或修筑防守野战工事,或组成梯队尾随骑兵增强全军的突击力量。在辽人围攻北宋城镇时,如果抓不到邻近的百姓,他们还会是廉价的炮灰。

  辽国设置了炮手军详稳司,表明辽军的攻城器械部队是作为独立的一个军种而存在的。和北宋一样,辽军的攻城器械是在唐朝的基础上发展出来,囊括了壕桥、云车、各种人力抛射机等必备的武器。哪怕是令宋粉坐地排卵的床弩,辽军亦有装备,但两者之间的质量有如云泥之别。比起宋人的些粗制滥造,辽国生产的攻城器械质量上乘,称“锋锷铦利、俱披以铁”。

  很多人也并不知道,辽军在黄河流域和渤海湾都设置了水师。只是就笔者看来,辽军水师的战斗力不强,主要是承担后勤运输任务。譬如那些体型巨大的“楼船”,要在河道环境异常复杂的黄河上发挥应有的实力,是基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常言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得慌。士兵的个人素质决定了战争的烈度和深度,而后勤补给则决定了战争的广度和长度。

  孙子兵法鼓吹以战养战的后勤补给方式,被契丹人很好地执行了。根据《辽史·兵卫志》的记载,辽军士兵应征服役需要自备相当于1斗谷物的食品,仅能维持5天的战斗所需。所以在战争期间,辽军将领会释放人数众多的打草谷骑到敌方领土上,一边杀人放火传播恐怖,一边搜刮主力部队需要的给养。在一些水草丰美的季节,辽军将领也会在行军的途中举行大规模围猎,为士兵提供新鲜的肉食,这也是是军队食品来源的重要补充。

  但以战养战得的后勤补给方式,不适用于旷日持久的战事。为了解决这一难题,辽国在边境地区设置大批军垦屯点,储藏富余的谷物。在战时,利用少量的牧人就可以把粮食通过畜群或车辆驮载到前线,解燃眉之急。

  投射兵器:弓是所有契丹士兵主要的投射兵器。契丹人使用的弓箭是燕北地区常见的胶弓,弓弦使用动物皮革,有坚韧不易折的优点。出土数量较多的契丹箭镞是一种宽刃箭头,可以给没有甲胄的敌人狠狠地放血。

  近战兵器:刀剑、骨朵、斧钺、标枪、长矛、铁叉等。契丹人的刀枪剑矛形制承自汉唐,刀身较长且宽阔,刃部轻微向上弯曲,适合马上劈开。骨朵可能是契丹人最喜欢的近战兵器之一,在众多辽墓壁画上都有手持骨朵的卫士形象。

  兜鍪甲胄:契丹人格外珍视防具,皇帝甚至颁布法令禁止使用甲胄作为陪葬用品。《辽史·兵卫志》规定,契丹士兵都需要自备铁质甲服。常见的辽国甲服是遍布东亚的扎甲,扎甲工序繁琐制造耗时长,价格不菲。锻制的契丹兜鍪体分四瓣,前额正中有铁叶护鼻,整体观感良好。

  军礼,简而言之就是围绕军事活动举行的一系列仪式。举行军礼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请求神灵或祖先赐予好运或力量,另一方面是希望通过颇具神秘感的仪式振奋己方军队的士气。

  中国古代,不管是汉人抑或是南北少数民族均相当重视军礼,辽帝国也不例外。契丹人的军礼既有本土草原萨满特色,也深受中原军礼的影响,呈南北交融的现象。

  在皇帝御驾亲征前夕,他需要带领宗室人员前往太庙,祭祀“三神祖”,并宰杀青牛和白马祭祀天地及日神。青牛白马是契丹神话中仙人的坐骑,更是是契丹人主要的交通工具,天地和及日神则主掌天气和大地。契丹人相信把前者向后者献祭,可以保证天气良好、进军道路通畅。

  辽军重要的出征仪式还有射鬼箭。辽人会精心挑选出一批死囚,将他们绑在进军方向的柱子上,然后乱箭射杀。死囚在这个仪式扮演敌人的角色,将他们射杀在进军方向上,象征已拔除进军方向的凶兆,预示战争必将取得胜利。射鬼箭在战争结束后也会举行,辽宋缔结澶渊之盟后,班师的辽军便在启程时射杀了宋军俘虏。

  战争期间,辽军同样有很多忌讳。第一、军队在行军路上不得和僧尼、送葬队伍接触,以免“阴气”盖过士兵的“阳气”。第二、每日出行依据占卜结果,契丹人会用艾叶和马粪烤白羊的琵琶骨进行占卜,如果羊骨被烧烂便可以按原计划出行,若羊骨烧不烂就会闭营不出。

  当辽军班师回朝后,辽军将领要向皇帝作总结汇报,并举行献捷礼,把俘虏的俊男美女送给皇帝。献捷礼和执手礼同时进行,将领送出俘虏后,皇帝会纾尊降贵握住有功将领的手进行仔细慰问,之后少不得来一通封官许愿、赏赐金银布匹。最后,皇帝要组织一场盛大的古典音乐会,用聒噪而刺耳的乐声把胜利的喜讯传达给另一个世界的祖先。

  公元10世纪的辽国军队,战力碾压北宋,体系完备不输于唐朝,总体实力比上一任草原霸主突厥汗国有过之而无不及。可仅仅过了一个世纪,他们从白水黑山中突然冒出来的女真部落,就轻而易举地把辽军摁在地上摩擦。

https://www.loonglo.com/junshi/223.html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