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bwin6099.com-bwin6099亚洲必赢-bwin最新登录网址
做最好的网站

文学作品中的本我 自我 超我

来源:https://www.loonglo.com 作者:心理学 人气:69 发布时间:2019-09-13
摘要: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本我是人格中最早,也是最原始的部分,是生物性冲动和欲望的贮存库。本我是按唯乐原则活动的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本我是人格中最早,也是最原始的部分,是生物性冲动和欲望的贮存库。本我是按“唯乐原则”活动的,它不顾一切的要寻求满足和快感,这种快乐特别指性、生理和情感快乐。

  本我是本能冲动的根源,指原始的、非人格化的而完全无意识的精神层面而言。它包含要求得到眼前满足的一切本能的驱动力,就像一口装满水沸腾着本能和欲望的大锅。它按照快乐原则行事,急切地寻找发泄口,一味追求满足。本我中的一切,永远都是无意识的。

  好比婴儿阶段,饿了渴了就哭,想尿就尿,想拉就拉。有人逗就乐,但不知道为什么乐,哪怕乐得不合时宜。

  “自我”处于本我和超我之间,代表理性和机智,具有防卫和中介职能,它按照现实原则来行事,充当仲裁者,监督本我的动静,给予适当满足。自我的心理能量大部分消耗在对本我的控制和压制上。任何能成为意识的东西都在自我之中,但在自我中也许还有仍处于无意识状态的东西。

  它的作用是既坚持本我的目的,以利其冲动之实现,不让本我和这些外界规范发生冲突,于是便遵照现实原则,压抑本我的种种冲动和欲望以进行自我保存,另外也尽量使本我得以升华,将其盲目冲动、情欲引入社会认可的渠道。因此,控制和统辖着本我与超我,并且为了整个人格的礼仪,与外部世界进行“调解”,以满足人格的长远需要。

  例如:抑制自己的性欲、虽然饿,但知道什么能吃能喝,什么不能吃不能喝。这都是“自我”的控制和压制。

  又如启蒙时候的孩子。想撒尿,知道不能尿裤子里,但脱了裤子就尿,哪怕是在大街上。饿了想吃东西,但也知道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

  来自社会环境中经由奖励与惩罚的历程而建立的是传统道德及规范的代表,如个人的行为与超我的自律标准不符,即会受到良心的谴责。父母的道德标准会内射成超我的次系统叫“理想自我ego-ideal”,良心透过让个人感到自豪或罪恶来奖励或处罚他。

  例如:对于性欲的发泄,知道怎么是不道德的行为。对于吃喝,知道怎么得来可以吃喝,怎么得来不能吃喝。是一种道德约束力。

  例如懂事之后的人,知道礼仪道德,知道上厕所。饿了,但知道怎么得来的可以吃,怎么得来的不可以吃。

  在弗罗依德所有关于精神分析的理论中,人格说是最为重要和完善的内容,它在潜意识理论的基础上建立起来,是对其它理论的概括和总结。在人格结构说中,弗罗依德把人的个性模式分为三个部分:即本我、自我和超我。所谓本我,指的是本能和原始的内驱力。弗罗依德把它形容成“一口充满了沸腾着兴奋剂的大锅(30),各种激情、冲动、欲望充斥其间。”它没有任何秩序和道德观念,不知道什么是价值判断和思维法则(31),属于潜意识范畴,只服从‘快乐原则’。但是,这种不受任何约束的本能满足势必会造成与社会各种规范之间的冲突。社会规范不允许本我为所欲为,这样本我于现实冲突的结果,使本我的一部分分化出来,成为“自我”。“自我”属于意识的范畴,为人的精神中较高的一层,它是本我和社会现实之间冲突的调解者,其活动服从“现实原则”。弗罗依德认为自我是可分的,从自我中分离出来的一部分能够把自我本身看成是客观的对象,能够像对待其他客观对象一样对待自我,它既能对自我进行监督和指导,又能对自我进行谴责和惩罚。它代表的是理智和良知,总是在法律、道德、宗教、传统习俗同无拘无束的本我发生冲突时站出来,棒喝本我。他把从自我中分出的这一部分叫“超我”。它是人格中形成最晚,但却是最完善、最合乎社会标准的部分。弗罗依德在《精神分析引论续编》一书中,准确地表述了这三者之间的关系:“自我的每一种行为都要受到严厉的超我的监督。超我坚守着行为的特定准则而不顾及来自外部现实和自我的任何困难;如果这些准则没有得到遵守的话,超我就会以自卑感和犯罪感表现出来的紧张感来惩罚自我。自我受本我的驱谴,受超我的控制,又受现实的约束,于是就拚命要完成自己的任务,把内外交困的力量和影响加以排除,以达成某种妥协。(32)”弗罗依德赋予了人格以极大的创造力,他认为本我、自我、超我这三者之间的冲突斗争能创造一切。茨威格全盘接受了人格理论的观点,他认为这种冲突能创造命运的奇迹,可彻底改变一个人的生活。

  《一个女人一生中的二十四小时》可以说是弗氏人格说在文学作品中最为突出的体现,以致弗罗依德本人在读完这篇小说后也极感兴趣,在一篇论文中指出茨威格与精神分析的渊源,称这篇作品描写了“某些具有人类普遍性的东西”(33)。小说写“我”和一群在滨海度假的游客就一位法国太太突然与相识仅一天的一位年轻男子私奔之事正在各抒己见,“我”慷慨陈词地发表了自己的见解:“一个女人一生中确有许多时刻,会使她屈服于某种神秘莫测的力量之下,不但违反本来的心意,又不自知其所以然。不承认这个事实的人,不过是惧怕自己的本能和我们天性中的邪魔成分罢了”。“我”的这番议论引起了一位英国籍老妇人C太太的注意,她不停地试探“我”,设法想套出这些看法是否出于“我”的本意,“我”的回答赢得了她的信赖。于是在一个寂静的夜晚,她向“我”倾诉了一生中那激情澎湃的二十四小时的经历,展示了造物给人的潜意识本能带来的巨大力量,它怎样使冷与热、生与死、痛苦与欢乐、昂扬与绝望一齐降临。而真正的故事也由此拉开了序幕:C太太出身名门,在与丈夫相亲相爱地生活了23年后成了一个寡妇。她陷入极度的空虚中,靠四处旅游打发余下的岁月。一次偶然的机会她来到了摩纳哥的蒙特卡罗赌场。C太太的一大嗜好就是在赌场观察那一双双充满各种欲念的手。这时,她突然发现了一双充满激情的手,在这双手上,她感觉到它的主人是个情感充沛的人。他的脸俊美而清秀,表情生动而倔强,C太太看呆了,一个晚上她的双眼无法从他身上移开,直到他输的精光走出了赌场,她才本能地意识到这位年轻人是带着他的生命来此孤注一掷的。她不自觉地跟了出去,处于“急于救人的本能冲动”在夜晚大雨滂沱中来到那个青年人面前。她塞给他钱,催他去旅馆休息。但就在旅馆开门的一刹那,她的手被他紧紧攥住,她毫无反抗地随他进了旅馆。一边是一个发现自己已濒临深渊急于抓牢最后一点希望的人,一边是一个奋不顾身,拿出全部力量去拯救一个生命的人。他们一起度过了一个非比寻常的夜晚。这一夜,她献出了自己所有的一切。次日,年轻人似乎被她拯救了,他们一起去教堂许了愿,他答应离开此地返回家乡重新开始生活。这时,她已经明显意识到他的离开令自己伤心欲绝,并对他把自己看成一个“圣者”而不是女人而失望至极。因为种种琐事的扰烦,她没有赶去送他,失魂落魄中,她再一次来到赌场,想重温那美好的一幕。但在赌场她竟意外地又见到了那双手。原来,那个年轻人背弃诺言,又把自己交给了命运的轮盘赌。她伤心欲绝,冲出赌场,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离开、离开、离开。她逃回了儿子的乡间别墅。多年之后,她在一个朋友嘴里得知那个年轻人在蒙特卡罗自杀了。一个离奇的故事就此划上了一个大大的句号,沉入了记忆的湖底。而C太太因为刚才对“我”的一番倾诉也感到心上轻快了许多,甚至感到快乐了。

  正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我是一个终生操行无亏的女人,与人交往一向重视合乎习俗的身份人品”,而且“我对这个青年丝毫没有什么爱恋之意,我脑子里根本不曾想到他是一个男人……那些事在我已是无所动心了”。但正是这样一个人,却在“某种神秘莫测的力量”下,把自己奉献了出来,二十四小时改变了一生的命运。这“神秘莫测的力量”不是本能和原始的内驱力又是什么?!在她的潜意识里,本我激动不安地徘徊着:一会儿因着一夜的激情而心神荡漾,一会儿又因着被误解而伤心失望。在她心里,一个念头猛烈地滋生着:“为了这个人,我会将我的钱、我的姓氏、我的财产、我的名誉全部牺牲…我会甘心沿路乞讨,只要是他领着我走,世界上好像没一处卑下的角落是我所不愿去的。”

  然而,如果不假思索地夸大本我的魔力是多么伟大就大错特错了,自我中的理性守护神一刻不停地追随着她。使她在是否救人的行为中掺入犹疑的成分;使她在旅馆一觉醒来之后急于逃走;使她在理智与情感的争斗中选择了前者;使她在众目睽睽之下选择了放弃;使她在心灰意冷与世决绝的心情下选择了生存。自我忠实地充当着本我与现实冲突的调解者,它使沸腾的激情降温,使狂热的情欲冷却。但它本身的能力仍然有限,仍然需要借助超我的力量来完善自己的人格。弗罗依德认为,超我就是道德化了的自我,当一个人听从了要获得某种愉快的强烈的欲望的驱谴,不顾良心对这种欲望的反对声音而做了某件事情后,他的良心会痛苦地责备他,使他陷入对那种行为的深深懊悔中,这就是超我的作用。

  C太太就是这样陷入了深深的懊悔中。她觉得“老有一种幻觉跟随着我,使我感到无论谁只要看看我的眼神,便能识破我的终生耻辱,便能窥见我的心境变异,我竟是这么深深地感到自己不忠、不洁,连灵魂里最深处也不得安宁”。她的超我棒喝着她,使她从迷醉的本我中苏醒,使她认清了那个青年无可救药的本来面目:只不过是一个窃贼和赌棍而已。

  在这篇小说中,人性战胜了魔性,理智战胜了情感,超我赢得了它决定性的胜利。在这篇小说中,心灵的挣扎无处不在,人格三元的斗争一刻也没有停息。茨威格没有把目光放在人物的外在行动上,而是把视线聚焦在人物的内在心理活动中,他把人物的灵魂掏出来,绕着它转,从各个角度分析它,打量它,借助人物的外在行动展示他内在运动的全部轨迹,写出其中的冲动、欲求和情欲。他让高尚的人性和卑琐的人性同时登上人生的舞台,让读者自己去分析、去鉴别,从而体会到心灵的震撼,这是茨威格作品精神魅力之所在。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茨威格对于精神分析理论的把握是多么准确,手法的运用又是多么娴熟。但这并不能说,他的创作就是对弗氏学说的单纯阐释。弗罗依德一直试图寻求某种解决本我与自我、潜意识与意识、非理性和理性冲突的途径。但他的局限在于:一方面,精神分析学否认理性对潜意识的优势,认为“理性的理由难以打动人类,人们是为冲动愿望所驱使的”。但另一方面,它又宣称:“只有我们的智慧可以控制我们的冲动”(34)。这显然是极端矛盾的。

  茨威格认为解决之一矛盾最为有力的武器就是人道主义和良知。事实上,他仍然是以理性原则来看待世界、人以及人的内心隐秘的,我们称他的艺术是心理现实主义也正是因为,现实主义,无论是心理的还是传统的,其哲学认识论的本质恰在于理性、意志与逻辑。高尚的情操能极大限度地减弱本能冲动所带来的后果,所以他小说主人公结局的安排均很好地贯彻了这一主张。在《马来狂人》中,他让那位医生投身大海,用生命去赎激情的罪孽;在《恐惧》中,他安排依莱娜太太重归家庭,尽管她心中“不免仍然有些隐隐作痛,但这是有益于身心的痛苦,灼人而又温和,就像伤口完全愈合之前那样钻心地疼痛”。他让《夏天的故事》中的老者在那场危险的游戏达到高潮时悄然离去;他让《灼人的秘密》中那位一度红杏出墙的母亲放弃了自己的风流生涯,留给儿子一个既苦又甜的吻。甚至连那个薄情寡义的小说家R也不放过,让他在读完陌生女人的来信后去思念那个看不见的女人,让他的心百感交集地去感觉死亡和不朽之爱。

https://www.loonglo.com/xinlixue/319.html

最火资讯